联席会关注民生 关注新一年加拿大联邦政府预算

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以下简称“联席会”)多年来一直关注民生,关注联邦及省一级每年政府预算,及时向华人社区分享和探讨各级政府的相关政策。由于新冠疫情,去年联邦预算并没有公布,这是联邦政府50多年来第一次未公布当年预算。加之这是加拿大副总理兼财政部长方慧兰的首份预算案,特别引入关注。


联席会执行副主席曹卫红女士4月15日邀请联席会执行委员范翔先生和特邀嘉宾余磊先生举办线上会议,共同探讨联邦政府即将于下周一(4月19号)发布的最新预算案。曹卫红表示,对各级政府预算案的解读,是联席会多年来的工作。联席会执行主席魏仁民先生及执行委员会也十分关注各级政府的预算与政策,政府制定的政策和我们个人生活也息息相关,呼吁华人社区及时了解即将公布的预算案各项调整。

联席会执行副主席曹卫红

范翔谈到,新的预算案十分引人注目,预计该预算将对新冠疫情造成的所有政府支出进行全面核算,联邦政府的赤字恐达到4000亿元之多。预算案可能还将公布自由党政府计划在3年内实施的一项价值每年高达1000亿元的重大刺激方案,为加拿大经济注入强心针,以帮助经济复苏。从而联邦赤字至少要等到2026年才能恢复疫情前的水平。


疫情相关各项紧急补贴

而在疫情相关各项紧急补贴方面,范翔表示,根据相关媒体报道,2020-2021财年,加拿大政府用于抗疫的拨款为1595亿加元,向加拿大居民共发出1220亿加元现金补助。而2021-2022财年,加拿大政府用于抗议的拨款可能只有227亿加元,仅是上一财年的零头,且预计只有430亿加元可发放居民现金补助,直接将福利削减三分之二。用于推动就业的预算将从2020-2021财年的824亿砍掉一半,以及公共卫生预算则从298亿加元直接砍到88亿加元。

虽然新一年联邦政府抗疫开支比去年明显减少,但自由党刚刚通过一项全民基本收入,每人每月可获得2000加元的收入保障。特邀嘉宾温哥华财经评论员余磊先生表示,加拿大自由党刚刚通过的这项全民基本收入,即每一位在18岁至65岁之间的居民都可以获得每月2000元的收入保障,如果最终得以实施可以在未来帮助加拿大民众维持基本的生活水准。除此之外,这项决策也将成为加拿大乃至全球所有西方或者东方国家,大到对全球经济以及国家定位,小到对每个家庭的规划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

余磊先生说,现在大家担心的是对这项计划国家财政能否对其进行支持。因为现在处于疫情期间,政府在努力平衡各项支出。而自由党4月10日以77%赞成票通过的这项全民基本收入提案有可能会改变目前的现状,使贫困家庭瞬间减少一半,对很多低收入家庭是一个很好的福利。但是这项庞大的支出会否对加拿大经济产生负面影响,现状是众说纷纭。

范翔(左一)、余磊(右一)

余磊先生还表示,大部分人是支持这项提案的。因为疫情的爆发,此提案可以大大地减少民众的经济压力。就算没有疫情,对国家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尝试。该项提议若最终通过将会变成一个永久的法案。但实际上,随着经济的发展,未来五到十年会影响到很多行业,且很多职业将被机器人替代,这样会危及社会的动荡。所以要如何保证家庭和社会的稳定,保证国家的福利性,所有这些都将需要被考虑到法案当中。

对于未来就业方面的影响,余磊先生讲道,当低收入家庭拿到这笔钱后,就有了一个基本的生活保障。那么该群体就有了去创造新投资新行业的机会,或者从事一些自己喜欢的事业,这对经济来讲也是一个助力。实际上,这笔钱对低收入家庭的帮助很大,因为加拿大80%的家庭只有三个月的周转资金,而政府大量的钱用在民众身上可以创造大量的消费,从而创造更多的新职业,对国家经济也是一个很大的提升。而另外一个因素,加拿大以前从没有过这笔投资,不排除这笔钱将流向房市或股票基金等。目前这项全民基本收入还只是一个提案,离真正实施还有一定距离。也许高收入家庭并不需要这笔钱,未来还有许多细节需要探讨。

预算案其他具体内容

在谈到预算案具体内容时,范翔表示,目前大家都只是一个猜测,所有内容都要等下周一预算案的出台而水落石出。但是根据方慧兰在去年11月30日发布秋季经济报告披露,政府支出计划将包括建立全国托儿系统,该计划将帮助妇女在疫情期间面临严重的职业挫折后重返工作岗位,以及其他改善技能培训和帮助恢复绿色经济等措施。


其他方面,范翔说,要警惕联邦政府或将提高税收或征收新的税收来对改变整体税法,特别是一直谣传的提高资本利得税或取消主要住房税收豁免等条款,但是目前看来推出可能性不大。在就业保险制度的改革,可负担房的建设,全国药品保险制度以及企业救助等方面或许将推出某些措施。


新预算案对加拿大的影响 随着加拿大经济开始逐渐恢复,政府或将通过向加拿大人和企业提供必要的支持、刺激性支出以促进就业增长和投资的方式执行严格的预算平衡措施。

余磊先生认为,目前情况下,自由党不太可能对税收这块做出重大调整,至少在大选之前可能只是一些微调整而已。当自由党能够确保下一届继续执政时,或需要大幅度的提高票选情况下,才可能真正推出一些税项,进行开源节流使经济达到一个平衡,因为自由党不是一个很会花钱的政党。

范翔先生表示,高税收会抑制经济增长,而不可持续的债务也会抑制经济增长。债务也有经济成本,且太多的政府债务会挤出其他投资。随着加拿大经济的复苏,会提振政府的信心来防止过多新的支出。因为过度的刺激性支出可能产生通货膨胀压力,对利率造成上行压力,挤出私人投资,并威胁债务可持续性。目前因为超低利率,政府更高债务看起来似乎是可以控制的。但必须避免对较大赤字的过度依赖,尽早建立新的财政收入增长点,以确保加拿大投资者和评级机构的信心。


加拿大未来如何促进经济增长

余磊先生认为,从目前情况来看,加拿大政府可能会对某些优先行业给予支持。考虑到将来的趋势,加拿大会对高科技方面一些特定行业大力支持。未来,可能会有一些行业消失,所以疫情之后,政府要重新出发考虑兼顾各个方面。

范翔先生提到,根据民意测验显示,超过一半的加拿大人表示,自由党如果想赢得选票,应着眼于收支平衡。老百姓认为重点要放在短期恢复和经济支持上,而不是长期目标。但是财经专家却认为,政府需要将支出直接用于推动经济长期增长方面,以确保经济反弹不能仅仅依靠消费支出,因为一旦疫情结束,被抑制的消费需求就会爆发,造成严重的通货膨胀的压力。如果加拿大政府过多地关注短期的社会性支出,那可以预计联邦政府将出现更大的赤字,经济走向也将无法确定。